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第四章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朕没救了

-----正文-----

我可能还没睡醒。

撑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是纪漠之,他坐在窗边的椅子上翻书,这一幕让我无所适从。

因为这么和谐的景象不会属于我。

他似有所感,放下手里的书走上前来。我努力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,想给他让出个空间坐下,事实上可能连床单的褶皱都没怎么改变,实在是脱力太久了,身体还有知觉,但好像忘记要怎么控制它们了。

他也没有动,只是直挺挺站在那里。

“我,我睡去了多久。”我张开嘴吐出好些咿呀,堪堪说出一句完整的话,却也囫囵着,有些怕他听不清,又想着重复一遍,不想被他打断。

“陛下昏睡了三日有多,今已是第四日傍晚。”他说得很轻,看我的眼神淡漠,几乎就没有什么情感。

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已经没有了以前的仇怨的情绪。

最开始的时候,每次在朝堂上见面,我都是欢欣的,日日希望能同他相见,连朝堂都日日去,望春笑我是天河那边的牛郎,日日是七夕,还日日盼七夕。但他是怨恨的,有时我甚至觉得我会被他眼里的阴狠灼伤,但他在看我的时候,我总是移不开眼,只会笑着看他。

许是被我的二皮脸惊着了,再后来他似乎就不再朝堂上抬头,我只能看到他头顶带着五品官员的官帽,灵巧的下巴,细润修长的手指握着玉笏,一袭蓝衣,清清朗朗。休沐日的时候我有时就守在椒房殿门口,哪一年初雪刚积起的时候我抱着汤婆子在门口跺脚,望春拉扯着我要我回去,他也正好要去同那些老臣会面,开了殿门就对上了我的眼睛,又若无其事的移开,然后我只能目送他,还来不及铲雪的小道上深深浅浅的脚印一个个延伸出去。好像这个时候我就看不到怨恨了,这些情绪就都被他压在什么地方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建议使用【Firefox火狐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biquge886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