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东欧恋人(下)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俄罗斯的冰雪留不住迁徙的飞鸟

-----正文-----

像伊万这样青春期的孩子,脸上尽成了一些化学药品的试验田,但那些可恨的内分泌系统还是在他的脸上失了控,害得他发痒长痘。他不愿去照镜子,总觉得川端康成笔下的路就跑到了自己的脸上。王耀倒是会亲吻他的额头,在他的耳边说些安慰人的话。

等钟声响起,伊万就将他推开,说是要去参加晚祷。临走前瞥见画板上的肖像,便说王耀又在画娜塔莎。王耀手上不停,回应着:“她正是爱美的年纪,便多给她画一画吧。”

伊万尤其不喜欢今天的晚祷,是在枯槁得像干尸一样的老马夫奥列格家的马厩里举行的。破旧的马厩里,刺骨的北风从每一个空隙里钻进来,渗透他们的皮肤,用针扎着他们的神经。奥列格太冷了,祷告到一半就提前回去,只有他呆在原地一动不动,祷告词从他的唇边掠过。渐渐地,他的视线开始模糊不清,在幻想中圣母的怀抱下去往了天国。

在一切都结束后,他又溶于黑夜,披着寒风,跑到王耀家去。伊万抱紧眼前的中国人,借着朦胧的光影亲吻他的眼睛,嘴中重复念着:“耀,请你为我一人作画吧!”

这种情感从伊万幼时见王耀第一眼就藏在了第三根肋骨之下,他用自己的血液滋养那株深藏的玫瑰,曾经,伊万的隐忍只能化成夜半的臆想,从他步入青春期开始无时无刻不在折磨他。伊万只能在梦里亲吻王耀的唇,掰开唇瓣用舌头舔舐对方的齿贝,从凸起的喉结向下摸索,在他的锁骨上打转,亲吻他包裹着肋骨的皮肤。伊万在迷迷糊糊间仿佛闻到了对方的发香,他的头发扫过自己的鼻尖,惹得自己发痒。他的手在自己身上游走,不,那是自己的手,最后在黑暗中吐出了些光。伊万舔舐手中存留的光,像是在舔舐他爱吃的奶油蛋糕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建议使用【Firefox火狐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biquge886.com

(>人<;)